2015年2月7日星期六

石油战阴谋论成真 曝沙特主导油价暴跌内幕(图)

2014年国际油价创纪录的暴跌引发众多争议,近日随着油价的反弹《纽约时报》的报道逐渐揭开了此轮油价暴跌始作俑者沙特的真正意图?
《纽约时报》于本地时间2月4日撰文报道,沙特阿拉伯正利用对普京施压,希望他放弃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支持。在俄罗斯经济因国际油价暴跌陷入困境之时,沙特阿拉伯,这个全球石油业的霸主,在石油领域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俄罗斯的神经。
“硬汉”普京或屈服于沙特为推高油价
根据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官方公布的消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已经进行了多轮谈判,目前尚无重大进展。虽然还不太清楚沙特是否在谈判中将石 油和叙利亚问题挂钩,但沙特方面的官员已经告诉美国:他们对普京有一定的牵制能力,因为沙特可以决定是否减产石油以提高国际油价。
一位要求匿名的沙特外交官表示:“如果石油能够为叙利亚带来和平,那么沙特一定会竭尽全力[与俄罗斯]达成交易。”
普京对阿萨德政权任何微小的动摇都可以看成是利用油价影响国际政治的先例。
此前,沙特政府已经公开表态:国际油价的波动仅反映全球石油的供需关系。沙特政府还坚称,不会让地缘政治干预本国的经济发展。不过他们也承认沙特目前的“低油价”策略会带来额外的外交优势,例如增加阿萨德政权退出叙利亚的可能性。
“政坛硬汉”普京常常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宁愿承受经济困境,也不愿屈服与外国势力。
美欧对俄施加的各种制裁措施并未阻止俄罗斯武力介入乌克兰危机,而另一方面普京对于阿萨德政权的支持丝毫未发生动摇。面对中东地区日益猖獗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俄罗斯已经将阿萨德执政之下的叙利亚看作是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桥头堡,尽管这座桥头堡本身已经十分脆弱。
根据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一位官员透露,沙特在去年11月派出代表团前往莫斯科举行会谈,而叙利亚问题是那次会谈的主要议题之一。该官员还表示在过去几个月里 沙特和俄罗斯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对话频率。因为沙特俄罗斯两国一直在秘密进行对话,目前尚不清楚上月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逝世会对沙俄之间的对话产生何种影响。
一直以来俄罗斯是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最坚定的支持国家之一,多年以来俄罗斯向阿萨德证券出售了大量武器以支持叙利亚政府军对国内叛乱分子的军事行动,后者之 中就包括伊斯兰国。与此同时,俄罗斯还向叙政府提供从军械零部件、特种燃油到狙击手训练以及直升机维修等等方面的军事援助。
“土豪”沙特面对低油价“免疫力”顽强
沙特阿拉伯国内石油储量占到全球的五分之一,因此沙特阿拉伯也成为OPEC组织中德尔的领导成员。此前沙特阿拉伯断然否决通过减产以推高全球油价的方案, 引起了关于沙特皇室家族的猜测。沙特官员表示沙特乐意用低油价惩罚他们的对手–页岩油生产商,因页岩油生产成本更高,对油价也更敏感。
Angus King是缅因州的参议员,他刚从沙特回来。他表示:“[沙特]在此事上几乎有全部的话语权。沙特比其他的产油国有更多的呼吸空间。这就像一个百万富翁和一个靠借债度日的穷人的对话。”
沙特石油现在被视为削弱普京对阿萨德政权支持的有力武器。虽然油价暴跌对沙特也有所影响,但这个国家庞大的石油储备和累积的巨额财富使其对油价暴跌有非常 强的免疫力,远高于其他产油国。国际油价需要在100美元/桶以上才能支撑沙特庞大的市政建设开支,然而目前油价是55美元/桶,因此沙特在2015年预 计面临高达39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
但是沙特不需担心,沙特有高达7330亿美金的储蓄,用于在国外做低风险的投资。高额的积蓄使沙特可以在低油价的情况下支撑几年。然而俄罗斯、伊朗、和美国的页岩油厂商却没有这等奢侈。
“土豪”沙特v.s.“硬汉”普京:取决于低油价对俄经济的威胁程度
曾经沙特也用经济利益诱惑俄罗斯动摇其在地缘政治上的立场,然而当时的油价远没有低到现在这个地步。目前还不清楚油价暴跌是否可以使俄罗斯让步。
去年十一月时,沙特外长费萨尔亲王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莫斯科见面,当时俄罗斯外长拒绝了国际政治影响原油价格的提议。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和沙特的同事达成一致,我们都认为石油市场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不因受地缘政治的影响。”
美国官员称俄罗斯因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被西方国家制裁,目前正在经历金融危机和外交孤立。尽管如此,普京仍然希望在中东问题上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俄罗斯上周在莫斯科为阿萨德政权及叙利亚反对派举办了一次会谈,但是一些分析家认为该会谈不会有实质性进展因为很多反对派抵制此会谈。某些俄罗斯问题专家对普京是会动摇其对阿萨德政权的支持表示存疑。
美国乔治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俄罗斯问题专家,前国家情报官,Angela Stent表示:“如果普京动摇他对阿萨德的支持,这对我来说变化太大了,我认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出现。”
德州奥斯丁大学中东问题专家Sergey V. Lavrov则认为沙特的影响力取决于莫斯科是否把暴跌的石油收入当一回事。他认为:“如果俄罗斯经济状况受伤严重,立刻需要高油价来治愈,那么沙特的赢面就很大,可以通过油价迫使俄罗斯付出一些政治上的代价。”
然而阿萨德政权并不愿意靠边站。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今日接受美国《外交事务》杂志采访时表示叙利亚真正的威胁来自伊斯兰国家和基地组织,他认为这些组织组成了很大一部分反叛势力。
美国“进退两难” 伊朗“坐收渔翁之利”
美国也因此陷入两难境地。美国当然支持俄罗斯削弱对阿萨德政权的支持,但一旦沙特减产,高油价的回来将会威胁美国多个领域的经济复苏。
一旦沙特与俄罗斯达成协议,油价将被推高,而另外一个产油大国伊朗也将“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一位阿拉伯外交官指出:“这件事的最终决策权还是在普京手里。”
来源: 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