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9日星期五

石油戰爭效應,4G概念股蓄勢待發

財經Business


最近,墨比爾斯發話了。
這位人稱新興市場教父的重量級基金經理人,目前操盤富蘭克林坦伯頓亞洲成長基金與亞洲小型企業基金。他最近發表了一篇評論說:
「與美國景氣連動性較高的新興亞洲區域將受惠於美國經濟成長動能轉趨強勁,以及安倍經濟學的寬鬆政策,國際原油價格下滑也有助提振民間消費動能,且包括中國、印度、印尼在內的國家正積極進行改革,投資前景相對其餘新興市場更為明朗。」
這意味著投資人應該勇敢錢進亞洲有積極進行改革的國家嗎?
我不確定我的理解對不對,便找了阿富副總利用午休時間一起研究、研究。阿富大哥是我們公司最會投資的人,綽號「智者大師」,找他來研究2015年的投資趨勢,最是萬無一失。
美股有經濟復甦撐腰  拉回即為買點 
我請吃拉麵的時候,把從網路列印下來的評論拿給阿富副總看,他瞄了兩下便哈哈大笑說:「還真巧呢,最近我才剛勇敢逢低佈局美國股市,看法還真跟墨比爾斯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股不是屢創新高嗎?你怎麼能說逢低佈局?更何況…」我說:「墨比爾斯說的是亞洲,不是美國。」
「你要懂得舉一反三嘛!」阿富副總說:「如果未來美股還會更高,怎麼能說現在不是低點呢?」他的表情微笑,讓我彷彿看到諸葛亮羽扇綸巾般的氣定神閒。
「可是,萬一美股回檔10%以上,不就有做頭危機?再者,受到油價走低影響,全球股市一度重挫,連美股也不例外啊!」我大膽說出了我的疑慮,其實這也是我對墨比爾斯的話所感到不解的地方。
理論上,油價崩跌應該有利民間消費力的增加,效果等同於大幅減稅。但為什麼全球股市反而陷入跟著油價一起下跌的恐慌效應呢?
阿富大哥邊吃拉麵邊說話,三言兩語倒是解答了我的疑惑。他說:「因為油價下跌,物價會跟著回穩,歐洲和日本原本就有陷入通縮的疑慮,這下不是物價更上不去?」
通縮陰影罩頂  投資人陷入恐慌觀望
「原來市場擔心的是通縮啊?!」我懂了一小半,但還有一大半不太懂,接著問:「通縮代表物價下跌,不是對消費者很好?更何況,東西變便宜了,消費者遲早會逢低出來買東西,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阿富副總停下了筷子,瞪大眼睛看著我說:「經濟學者凱因斯曾有句名言說:『長期而言,我們都死了!』這話和你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下換我瞪大眼睛看著阿富副總說:「長期來說,我們都死光了,還需要煩惱投資理財問題嗎?」
「你終於說對了!」阿富大笑著說:「長期來說,問題都不是問題,所以,問題是出在短期。講白一點,當物價一直往下跌,廠商的東西賣不出去,只好關門倒閉;等企業一關門,失業率暴增,民間消費力只會降更低。」
「反過來說也一樣,」阿富副總接著說:「當金融海嘯發生時,市場重挫,長期來說應該逢低就會有投資人進場;但問題是,很多企業可能等不到那一天就發生財務枯竭,故政府才會透過各項政策來挽救資金流動性問題。」
我聽了這分析,又懂了一小部分。也就是說,油價重挫會加深市場對全球陷入停滯性通縮的疑慮,但這驚慌的當下,為什麼阿富副總會勇敢進場美國?還有,墨比爾斯為何會看好亞洲改革國家呢?
油價割喉戰為屬短期  長期宜佈局消費復甦大國
阿富副總看到我還有一小部分不理解,乾脆直接了當地說:「你認為油價下跌是短期現象,還是長期問題?」
我說:「看起來美國透過油頁岩革命,想把油價拉低,經濟制裁俄羅斯;然後,中東產油國不想要美國擴充石油產量,只好不減產,希望用割喉戰來逼走美國老大哥,這等於是一場石油戰爭。」
「你說得非常正確。」阿富副總點頭肯定說:「既然這是一場油價割喉戰,戰況又這麼慘烈,相信很快這些產油國就會分出勝負,讓油價回歸合理價位。長期來說,世界又會回到經濟運行的常態;短期來說,逢低佈局大幅回檔的經濟大國,不正此時宜也?」
哎呀,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但該逢低佈局什麼好呢?
阿富副總說:「墨比爾斯不都說得很清楚了,油價下跌會刺激消費,讓美國民間消費力轉強。此外,人口大國如中國、印度、印尼的人口分別為13億、12億與2.4億,加入美國的3億人口剛好是世界前四大人口國。如果油價下跌等同減稅,人口大國的減稅效果不是最強?」
原來,G20中的4G人口大國,正是這場石油戰爭的最大經濟受惠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