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星期二

全球油价究竟缘何下跌?

财经2014年12月21日

自上世纪70年代起,尼日利亚源源不断地向北美地区的炼油厂提供高品质原油。到了2010年,这一贸易规模达到了平均每天100万桶。

隨后美国迎来了能源业的繁荣期。到了今年7月份,尼日利亚已不再向美国出口石油。

在被美国国內激增的石油產量所取代后,数百万桶的尼日利亚原油,如今涌向了印度、印尼和中国,而这些国家也正是中东各国所欲吸引的买家。

由此引发的市场份额之爭,或將重塑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简称油盟),並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石油市场。

近来全球原油价格从每桶100美元,骤然跌至60美元以下,一些人將此形容为全球2大產油国——沙地和美国相互对抗所造成的结果。

然而,实际情况要更加复杂,这其中涉及到利比亚的叛军、印尼的出租车司机、美国德克萨斯州的石油工人乃至中东各国的油长。这既反映出了原油供应的大幅增加,也折射出原油需求的下滑。

而油价的大幅跌势可能不会很快结束。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称,美国油价在2015年可能会跌至每桶50美元。上週四,美国油价多年来首次收於每桶60美元。

这次油价下跌的根源,要回溯到2008年德克萨斯州科图拉附近的一个小镇,在圣安东尼奥和墨西哥边境之间。Eagle Ford页岩区的第一口井就在这里鉆探。当时美国原油日產量大约为470万桶。

2009和2010年,全球经济復苏,石油需求增加,原油价格上涨,为发现新的供应提供了动力。

在科图拉和其他地区,美国鉆探商响应了这一趋势。

达拉斯Coquest的石油贸易商丁哈沙康(Dean Hazelcorn)称,当时的情况就像是石油业的军备竞赛,大量的石油矿藏被发现。

如今,德克萨斯州南部分布著200多个鉆井平台,在地面下的岩石中鉆探。一旦经过鉆探和液压断裂处理,这些矿井將出產大量优质石油。

供应增加 带来下行压力

目前,美国的原油日產量为890万桶,得益于Eagle Ford和其他新开采油井的贡献。美国并没有增加汽油產量,否则他们將耗尽所有新增原油。而且根据20世纪70年代制定的美国法律,出口原油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美国炼油企业从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采购低价的优质原油,来取代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和巴西的原油,以及除加拿大以外的其他所有石油生產国的原油。

2008年8月,也就是Eagle Ford打下第一口页岩油井一个月之前,油盟出口至美国的原油为1.806亿桶。到了2014年8月,油盟对美国的石油出口量只剩下这一数字的一半,约为9290万桶。这相当於抵达美国港口的油轮数量减少约100艘。减少的油轮到其他地方去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全球对原油不断增长的胃口,似乎能够吸收所有这些美国不再需要的原油。到2011年,油价开始在每桶90美元至100美元之间徘徊,大多数时间都停留在这一价格区间。

但到今年早些时候,另一种趋势开始成为关注焦点,令华尔街能源分析师和其他市场观察人士感到意外。今年3月,许多分析师预测,今年全球日均原油需求將增加140万桶,至9270万桶。现在看来这一预测过分乐观。

麦格理研究(Macquarie Research)的能源策略师威卡迪威(Vikas Dwivedi)称,全球经济增速普遍下降,削弱了部份需求。与此同时,一些亚洲货幣兑美元走软。

在印尼、泰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国油价出现上涨,而这些国家时正在逐步取消燃料补贴。在雅加达和孟买,驾车人减少了汽油使用量。

迪威说,原油供应增长势头强劲的事实并不让人意外,但石油需求直线下滑,本来就看跌油价的市场还充斥著各种对油价不利消息。

供应增加与需求下滑并存的局面给油价带来了下行压力。然而,今年整个夏季,伊拉克动乱担忧还一度导致油价居高不下。当时交易员担心,伊拉克和大敘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andal-Sham,简称ISIS)武装份子可能迫使伊拉克减產。

2事件改变原油市场走势

2大事件改变了原油市场的走势。

6月底,《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美国政府近40年来首次批准出口美国原油。

虽然被允许出口的油品有限,但市场认为,这標志著美国首次打破了长期的原油出口禁令。

油价高点回落

美国不仅减少了原油进口量,还可能很快开始出口一定量的原油。

这一消息搅动了原油市场,油价开始从夏季高点回落。

今年7月1日,利比亚叛军同意开放Es Sider和Ras Lanuf港口。这2大石油出口港口被关闭了一年。

利比亚石油经由地中海出口到欧洲。尼日利亚已不再向美国墨西哥湾和加拿大东部出口石油,向欧洲的出口也將很快被取代。

尼日利亚日渐加大对中国的石油出口。油价跌势开启。7月底,美国原油价格跌破每桶100美元。

9月初,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指出,原油需求增速已显著放缓。一个月后,油价跌破每桶90美元。

9月中旬,《石油情报周刊》(Petroleum Intelligence Weekly)称,大西洋2岸的石油供应过剩,尼日利亚需要在亚洲为其所產的轻质低硫原油找到新客户。

沙地并不希望尼日利亚与亚洲炼油厂商建立长期关系。9月末,沙地决定立即降价,以巩固自己在市场的地位。

该国將销往亚洲的原油官方价格每桶下调1美元,一周之內,伊朗和科威特也紧隨其后选择降价。

2周之后,IEA再度將全年石油日需求量增长预期下调20万桶,至70万桶,这一预期只有该机构年初预期的约一般水平。受这一消息影响,油价每桶下跌近4美元。

这时的石油市场似乎已进入直线下跌阶段。10月份的23个交易日中,原油价格有8个交易日跌幅超过1美元,有1个交易日上涨了1美元。

不希望减產

交易员的注意力转向了油盟。以往油盟会在油价下跌时减產、在油价上涨时增產,起到市场稳定器的作用。

其实很多油盟国家並不希望减產,因为它们依靠石油赚取的现金来支付庞大的福利开销。

过去每当沙地减產,总会引火烧身,唯一的结果是其他国家继续生產石油,並抢走沙地的石油客户。

纽约追踪全球原油市场动態的公司Clipper Data的首席营运员蔡恩(Abudi Zein)表示,沙地也已经感觉到了这种竞爭。

他说,以往主要將石油出口到美国的哥伦比亚今年发现其最大的买家是中国,而中国是油盟的一个重要市场。

蔡恩说,对沙地而言,亚洲是个增长的市场。

他表示,在北美尼日利亚和哥伦比亚已经被踢出当地市场,沙地必须得採取点措施。

11月在维也纳的例行会议上,油盟维持產量不变,美国和欧洲的石油价格则每桶再降7美元。

上週三,沙地石油部长纳伊米曾被问及油盟是否很快採取行动减少出口,而纳伊米的则反问,油盟为何要减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