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星期二

经济旧酒新瓶与完美风暴

名家2014年1月5日
作者: 郑循民

科学家爱因斯坦据说说过:「发疯是反覆做著相同的事,却期待会出现不同结果。」换句话说,重复失败的方法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倘若用同样手法,或者更糟糕什么都不做,而期望把马来西亚从经济问题泥沼中救出,无疑是发疯的行为。

自1997年东亚金融风暴伊始,我国经济就长期没有太大的进步,也未进行结构性改革。在政策失灵、缺乏远见以及对既得利益者诸多顾忌的情况下,我国是否即將迎来「完美风暴」?

但政府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要改革。敦阿都拉在2003年接任首相棒子后,就尝试打压既得利益者,然而他最终发现自身无力驾驭这些既得利益怪兽。

纳吉于2009年接掌首相一职,並在隔年3月推介了「新经济模式」。该模式摒弃血汗工厂式投资和劳动力投入,转至人才培训和创意模式,期望把我国经济提升至另一层次。

新经济模式算是稍微激进的政策思维,但过后迅速消失在「经济转型计划」包装底下。现在就连新瓶装的旧酒,也还得屈服于土权会等右派组织的种族主义叫囂。

505大选后,政府看来只忧心国际信贷评级机构的评价。削减津贴、提高价格和增收税务都以「財政稳定」之名进行。

然而,只肤浅地依赖提高税务和减少津贴来解决两大財政风险——高赤字和高债务,是没全盘考虑国家会面临的宏观经济危机。

以下是当今马来西亚面临宏观经济风险的主要原因:2015年4月推行的消费税、电费及过路费暴涨,会吞噬可支配收入,减低国內需求,进而导致通胀。

大马经济潜在危机

美国量化宽鬆政策已开始走到尽头。我们將在2014年或2015年迎来高利率时代。高利率更加减低国內消费。当美元开始升值,进口將变得更昂贵。另一方面,令吉贬值並不会让出口获益,因为欧美就业率不理想,对我国的出口需求並不一定会太高。不但如此,一些在亚洲设厂的美国业者,將把厂房重新转移至美国。因此,马来西亚出口导向经济成长受到限制。

若非今年,棕油价格也预计將在2015年回软。虽然最近海燕颱风导致椰油供应短缺,但大豆预估將大丰收,因此大豆油供应过多。

乡区城镇小园主多依赖原產品为生,因此潜在棕油价下降將引发马来西亚政治风暴。

我们还要问的是,是否会出现房地產泡沫化?若电费飆涨、落实消费税、量化宽鬆结束的高利率和低价棕油一同发酵的结果会是什么?只要一人开始违约无法还债,经济崩溃將一触即发,尤其是国內债务佔了国內生產总值的83%之多。

除此之外,评级机构加紧监视管理差劲的大马官方財政,或会导致政府需负担更高的借贷成本,进而推高利率,让全民承担恶果。

最基本问题是,马来西亚经济成长追不上政府开销。若国內生產总值(GDP)更佳的话,那么评级机构会认为债务和赤字对GDP比率尚在掌控范围之內。

自从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马来西亚经济已曝露出数个矛盾点。

首先,自从1971年檳城设立自由贸易区后,马来西亚经济仍然是出口导向。但製造业占GDP的比例下降,更依赖天然资源如石油、天然气、棕油出口。

一些人认为,薯片与晶片出口並没分別。我不认同,因为晶片比薯片更具有附加价值。製造业需时培养来成长,但我国看起来是过早去工业化。依赖以资源为基础的出口是不当的。

此外,政府没认真扶持中小型企业,转型为全球性企业。当欧美国家財富不足以消费我国產品,我们是时候从以西方国家为出口终点,转至发展国內消费及深入打进亚洲市场。

在此框架下,「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对我国来说,外交粉饰更甚于经济考量。除非印尼和中国被纳入,否则该协定对马来西亚经济未来只是个过时市场的联盟。

第二,政府过时地以税务优惠和长期津贴,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作为我国经济推手。但这没考虑到该投资是牺牲环境和健康,如关丹莱纳斯稀土厂。

另一方面,最近揭露的非法和合法资金流出,与我国经济规模相比是十分巨大的。政联公司和法定机构,没好好利用手头大量现金,为国建立更深厚的科技基础。反之,把资金投入在投机性房地產,例如在英国伦敦大肆炒卖房地產。

第三,马来西亚依赖外国非技术工人的程度,与国家小规模经济相比,是十分高的。另一边厢,高技术人才一直往外流。

该两项是相连的。大量廉价外劳涌入不但压低本地非技术劳工薪资,相对来说產业提升及科技进步十分昂贵,因外劳低工资可轻易填补產业生產力,致使劣幣驱逐良幣。

同样的,可以帮助科技提升的高技术员工,也因为得不到应得工资而离乡背井。

第四,老百姓的可支配收入在被牟利政府及朋党搾乾后,前者被逼大量借贷,因而杀鸡取卵,降低国內需求。我国长期经济成长也受到伤害,因为老百姓无法存钱,更遑论进行投资。

眾所皆知,贪污及政府挥霍无度是推高赤字和债务的因素。但我们尚未完全探析牟利政府对国家经济的影响。

重新思考经济走向牟利政府把自己当作私家车经销商,而不是公共交通提供者,导致家庭债务高企。

牟利政府把自己当作屋业发展商股权拥有人(政府在著名发展商持有股份),而不是提供可负担房屋。

牟利政府把自己定位为私人医院股权拥有人(大部分的私人医院是政府官联企业所拥有),而不是提供优质的公共医疗服务。

这些朋党、垄断暴利寡头及基本设施私营企业,通过搾乾老百姓血汗钱,降低人民生活水准。马来西亚家家户户必需品和服务如白糖、邮政局、水务、网际网络和通讯公司,都是朋党牟利魔爪所伸之处。

为了避开「完美风暴」,我们需要更广泛討论来重新思考我国经济走向。重复做著相同的事,我们就不能期待会出现不一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