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转帖]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9:大马会不会破产?


Author: Tan KW   |   Publish date: Thu, 25 Dec 15:43 


2014-12-25 05:33 

 
最近,网上有许多有关大马将破产的预测和讨论;这些文章多数来自一些政党领袖。
他们认为大马经济、股市、令吉和石油价不断下降,政府财政必然面对压力,甚至最后会破产;即使不破产,也将有严重的危机好像1997/8年那样。
星期二晚(12月16日)我在大马电视台RTM1分析令吉课题时,就有几个人来电询问同样问题;他们也举出1997/8年的经验。
当时我回答指政府在几年前宣称“大马会破产”后被反对党“夸大宣传”。这次遇到股汇油三重抛卖,反对党又再度大炒。
问题是到底大马是否很快就要破产?所谓的破产指的是什么?是周转不灵还是真正的破产?又或是指像1997/8年那样的货币危机?
储备高外债低
看看1997/8年的劣局和今天的形势比较:1998年9月1日,我国落实货币管制前,外汇储备金只有约190亿美元,美元外债高达1500亿美元,政府外债不到200亿美元,多数为企业的外债;当时的兴业控股(RHB Holding)就借了近19亿美元。当时我国并没有破产。
股市融资占市值80%
今天,我国的储备金高达1300亿美元,对比外债不过是400亿美元;形势刚刚和1998年相反,岂会破产?
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时,股市总借贷超过当时的股市值15倍,所以当股市急挫时,许多公司都必须再融资自救;可惜,许多也因此而倒闭,例如当时许多第二板的上市公司,借贷时令吉兑美元才2.52,虽然利率才约5%,但美元涨到4.50时,根本是还不起。
今天股市融资还不到总市值的80%,借贷外债者多是官联公司,例如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贸服股)等等,这些企业借的美元是3.5,现在令吉贬值不算大,还债能力没影响。
关闭CLOB防抛售令吉
新加坡自动撮合股市(CLOB)是当年令吉的致命伤,外资当时都在外卖马股换美元,令吉卖压大,岂能不倒?当然,涉及的数据至今未明,但肯定超出政府偿还的能力。今天,这个撮合股市已关闭,我国股市关闭在大马境内,不必再怕炒家来袭。
亚洲金融风暴时,我国国内总债务近国内生产总值的80%,不算高。
但因为令吉大泻,利息一度急升至12%;这才是企业的致命伤,许多商家因而破产,个人呆账也一样大增。
看看今天,我国的总债务是提高了,政府借贷达GDP的53%,家庭借贷也到达80%。但政府明年开始征收消费税(GST)将带来收入,燃油补贴也会取消,赤字必然下降;就算石油收入剧减,也不至于破产。
虽然未来会升息,但目前利息还相当低;所谓的8%政府担保的借贷,主要是官联公司的债务,这与政府借来开销不同。
没急速升息压力
当年(到1997年6月)安华是时任财政部长,他采用高息,被誉为“国产国际货币基金(IMF)方案”,但却没有取得国际货币基金的金援。
眼前,政府不必像当年那样,要急速升息来救市。别忘了,我们的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多次赢得全球最佳行长的殊荣;当年的国行总裁阿末东,不能与洁蒂相提并论。
最重要的还是大马资金户头的自由兑换,这个才是整个大马资产泡沫的来源和危机的主因;从理论来看,货币危机的主因在于汇率制度。
看看1998年,整个亚洲,包括日本都几乎破产,但中国却能安然无恙,原因是中国的资金户头受到管制,资金出入都必须申批,人民币不能买卖,因此,根本没有货币被抛售或卖空的问题。
我国的汇率制度安排,只允许外资自由出入,但还要一些行政程序;令吉在外国不能自由买卖,所以令吉的波动不大。
当年的令吉和美元直接挂钩,但国行目前是采用管理浮动机制。
炒家制造假象卖空
讲大马会破产的人,肯定受到一些立心不良的人影响;这些人可能就是炒家,他们先制造破产的分析,然后再来卖空资产,包括令吉和股票。
政府的债务多数是令吉内债,政府还债的最后一招就是量化宽松。
我们的国行,其实也可以像美国或日本那样,印制货币来收购在外的政府债券,从而减少总债务。
通胀的后果还得看量化多少?
1000亿令吉的量化,政府债务马上可减至400亿令吉,而且不会带来可怕的高通胀,因为外汇储备金还很高!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http://www.nanyang.com/node/670937?tid=743


[转帖]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5:美国可废掉人民币
[转帖]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6:澳元上演滑铁卢?
[转帖]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7:鹰翔龙伏熊呻吟

[转帖]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8:令吉莫参与货币联防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