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3日星期四

跳出數字人生 艾琳奧瑪變女飛人


  • 艾琳奧瑪:女人需要有自信。
亞洲航空(AIRASIA,5099,主要板貿服)總執行長艾琳奧瑪從原本專注于數字的交易商,走出舒適圈接受挑戰,帶領亞航延續“人人都能飛”神話。
 艾琳奧瑪接受“彭博社”訪問時稱:“我應該能夠撐起這個志向。我要亞航成為每個亞洲旅遊時想使用的航空服務。”
  據紐約Skift數據顯示,艾琳奧瑪是全球248家航空公司的12名女性總執行長之一。
 她在2006年加入亞航任職企業財務董事,6年后受委成為公司領導人。
 對此,她認為,女人需要有自信,自己可以完成任何工作,不要侷限于刻版的性別模式,如空姐也可以成為機師。
 “我不會以我是一個女人,要如何以這個身分處理事情的角度去思考。”
 艾琳奧瑪指還有許多工作有待完成。
 “我希望亞航可持續成為亞洲領先廉價航空公司,我也希望它可以更好,或需成為全球最佳廉價航空公司。”
善溝通外交功力佳
處事風格有別于老闆丹斯里東尼費南德斯,偏向于私下與營運商溝通,外交功力不俗。
 不過她的耐心逐步減少,並在上個月正式大馬機場控股發出信函要求虧損賠償時作出公開指責。
 對于GMT研究報告質疑亞航賬目,艾琳奧瑪指這並不正確。為證明她的理念,在6月12日以個人名義買進5萬股亞航股票。
 “這是要提振市場信心,總執行長自己也買進股票。我們能做的最佳方式,是與分析師、投資者、經紀、股票市場保持聯繫和作出解釋。

亚航新任总执行长:艾琳奥玛 柔顺的强者


亚洲航空创办人东尼的传奇与光芒,在企业界已经不用多说,他的接班人理所当然也会是个霸气十足强人。
不过,这只说中了一半,因为接过棒子的是名年仅38岁的单身女子——艾琳奥玛。
艾琳奥玛笑容可掬,然而绝对不是弱质女流,她是企业界柔顺的强者。
危机中展现实力
一位新领导者上任,总会引来市场以放大镜窥探底细,更何况是接下极具个人风采的亚洲航空(AirAsia,5099,主板贸服股)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棒子的人?
以38岁的年纪,就接下大马亚航新任总执行长职位的艾琳奥玛,到底以何种能力与表现,赢得东尼和董事部的信任?
艾琳奥玛的出现,或许对不少人而言,无疑是个陌生的人物。
从亚航创办人之一拿督卡玛鲁丁的口中,或有助于坊间了解艾琳奥玛所具备的能耐。
“艾琳奥玛在金融危机时,充分展现能力,当其他公司遇上融资难题时,她却成功以相当具吸引力的利率取得银行贷款,确保亚航有购买飞机的能力。”
卡玛鲁丁也是发掘艾琳奥玛的伯乐之一,当后者在科威特金融机构应征时,被前者赏识而说服转投亚航,2006年1月,开始挂上企业融资总监的头衔走进办公室。
的确,对于在7月1日正式上任亚航总执行长的艾琳奥玛,股东或读者未必能够凭借别人口中的评语就能看得清。
不清楚为何被选中
《南洋商报》希望透过这次专访,让目前仍是单身的艾琳奥玛,亲口讲述她自己的故事与经历。
“我可能不太清楚,他们是根据什么选我出任这个职位。一直以来,当我接下他们所交代的任何工作时,我只知道必须尽力去完成它。
接下他们交代的责任,我都相当专注去做出所期待的,甚至会超出他们的预期,经常超越指标。我猜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但我不太确定,你必须去问东尼。”
尽管此答案的结尾,是被艾琳奥玛夹带笑声说出,但她回答时所展示的表情和语气,不难发现,这就代表着“信心”两个字。
谈及她个人在亚航的职业生涯中经历最为关键的时刻,也就是一直为其他人所津津乐道的“战绩”时,必须回溯到4年前。
在2008年金融风暴时期,当时银行全都面对“干涸”困境,不能借款出去,到处发生银行破产消息。
“此时,亚航刚好又要接收为数庞大的新飞机。没记错的话,该年共有23架飞机要接收。而我当时只知道,必须确保每一架飞机都准时接收,而银行所答应的融资款项必须要及时到位。”
所以,她当时把其他事都先摆一旁,只专注在每一架飞机的融资以及继续准时接收飞机的事务上,深怕影响到公司的增长计划。
对手放慢我们加快
“在发生金融风暴时,也是增长的好时机,当竞争者都在放缓脚步,我们却逆向而行地在扩大市占率。”
至于如何说服银行在当时不会抽后退,她指出,关键在于找到正确的银行,能够履行承诺的银行。
正所谓“路遥知马力”,也就是在金融风暴的艰难时期,可看得出哪一家银行是好的银行。
“结果,当时大部分银行都依然继续遵守承诺,没有拉走融资银根。显然,面对当时的环境,有些事情是必须有所妥协。但最重要的是,飞机继续准时接收,而成本还具竞争力。”
艾琳奥玛认为,银行当时依然支持亚航的决定,主要是因为看好亚航的经营模式强劲并且有效,加上他们也知道,亚航想要建立的,是长久的伙伴关系。
上任后首要任务
艾琳奥玛非常清楚,当接下亚航在大马营运的棒子后,首要任务便是:
(1)继续维持市场领导者的地位
(2)维持低成本
(3)推高营业额
对于这些上任后就迎面而来的挑战,艾琳奥玛表示,她最先要做的是,与管理团队坐下来,厘清短期一两年内将会遭遇到的挑战是什么?什么将会阻挡亚航去达成目标?
“我必须跟整个团队一起去探讨,并协助他们寻求解决方案。”
针对上述挑战,艾琳奥玛一一道出当中详情,和她的观点:
(1)继续维持市场领导者地位
在确保继续维持市场领导者地位这方面,或者挑战不会在未来几个月或1年内出现。
然而,当2015年东协区域开放航空领域来临的时候,真正的挑战就会扑面而来。
“我们必须做好准备,维持目前分别在国内外60%和40%的市占率,继续维持领航的地位。
因此,亚航必须抑制成本在低位,才能够为所有人提供廉价机票,希望在所有大马人心中,亚航是国内外旅游的首选。”
亚航需要一个“家”
另一个关键事项,便是需要跟机场管理者协商,确保亚航在大马有个合适的新基地,即亚航未来的“新家”。
“因为我们在廉航终站(LCCT)的营运已经相当拥挤,公司需要一个‘新家’,来执行及维持作为廉价航空业者应有的营运效益。”
“就像是新廉航终站(KLIA2)。这是我上任的首要任务,确保新廉航终站的基建能够如期实现,让亚航继续保持竞争力,交出有效率的世界级廉价航空表现。”
因此,亚航与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贸服股)持续互动是非常重要的,以确保建造中的新廉航终站,是根据先前双方同意,即迎合亚航的运作所需。
至于新廉航终站的完工日期,艾琳奥玛透露,大马机场承诺的日期为2013年4月。
(2)维持低成本架构
亚航的廉价机票,是由控制严谨的成本架构来支撑。
众所周知,经营一家航空公司的最大成本,往往是落在飞机燃油这一环,也是最令航空公司头疼的地方。
“我们不时都有召开内部会议,来与飞机师和工程师等讨论,在没有使用太多燃油的情况下,如何最有效率去管理飞机的运作。我们虽然不能控制油价,但可以控制燃油的使用效率。”
公司常会检视营运上的每一事项,去发掘当中的附加价值。例如集结亚航整体员工的生产力,都会有附加价值。
马航削价只会伤身
亚航的工作环境无时无刻都充斥着成本意识,许多员工都身兼多职,因此,生产力也比一般公司来得高。
“只要能控制成本的地方,我们都会想尽办法去控制;对于不能控制的成本,就设法创造更多的营业额,来缓冲该成本。”
对于不久前亚航和马航(MAS,3786,主板贸服股)中止换股协议,是否又会燃起两者之间的竞争?
“我非常怀疑,在换股协议告吹后,两家航空公司又再回到强烈的竞争局面。因为事实告诉我们,当马航采取降低票价方式来跟我们竞争时,却弄得自己业绩大失血。”
马航以降价手法来对抗亚航的成本架构,以及在同一航线和市场上竞争,是不会受益的。
“我认为马航应该专注需要优质航空服务的客户与市场,更能从高赚幅中受益。若要跟亚航正面竞争,你必须要有纪律和严谨的成本架构。”
两家航空业者继续会在其他方面合作发展,例如联合采购。
“我虽然未能在这方面透露太多,但可以确认的是,对于这有助于达致成本效益的合作,双方正在洽谈启动的时机。”
(3)增加营业额
“在提升营业额方面,除了需要常常优化票价,也致力于招揽更多乘客,扩大市占率。”
除了出售机票,艾琳奥玛指出,亚航也重视辅助产品(Ancillary Products)是否能有不错的表现,为营运创造更多辅助收入(Ancillary Income)。
整个亚航集团去年承载了约3000万人次的旅客,拥有150条航线的庞大飞行网络,超过70个飞行目的地,强大的全球品牌和优秀的网站。
“这都是可让我们跨越至销售其他产品的关键因素,也是增加营业额的方法之一。”
四处联营扩大网络 区域部署静候市场开放
2015年,东协区域开放航空领域的重头戏上演,届时,获益于扩大飞行网络的亚航将更为强大,竞争者的对抗难度会更高。
在艾琳奥玛看来,要使到所有航空公司在本区域能够自由的飞行,这种情况可能需要很久才会实现,因为许多国家还抱着“国家主义”的观念,设置一些政策来保护国内的航空业者。
“这也是为何亚航在区域一直寻求合作伙伴,来扩大营运网络。当真正开放航空领域之后,亚航得以飞行至区域的任何地点,这将让我们在区域打下强大的根基,然后更容易进入印度、中国、韩国和日本等拥有众多人口和强劲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市场。”
在整个航空领域现阶段的发展来看,艾琳奥玛认为,东协地区表现出相当耀眼的增长,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方面也是世界上数一数二,加上不可忽视的人口结构及地理环境,都支撑了航空飞行的需求。
先发优势不怕竞争
“东协的地理环境大部分都被海水隔开,陆路交通的选择也不多;此外,区域人口平均年龄也处于相较年轻的25、26岁,这些条件都对廉价航空非常有利。”
这也解释了一个现象,即东协区域航空业者纷纷敢于出手订购不少新飞机,主要就是为了迎合区域的需求。
当问起艾琳奥玛是否担忧新航空业者的崛起,或外来者加入争夺市场大饼时,她直言:“不会。”
“因为亚航拥有先发优势,而我们不断壮大的业务网络,也会造成他们的竞争难度。”
无论如何,她表示亚航不会就此松懈下来,该集团还是会去注意,是否有潜在竞争者正在“侵蚀”市占率。
艾琳:投机增加油价难测
当东尼宣布,艾琳奥玛在7月1日走马上任大马亚航总执行长一职,适逢国际油价近期创下18个月以来的新低,其中纽约原油期货跌穿每桶80美元关口,布伦特原油期货也在每桶90美元临界点震荡。
“对新上任的你而言,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听到记者提出此问题时,艾琳奥玛笑言:“我只希望油价不会在这一周下跌到低位,但在下一周却大幅度反弹。若油价波动如此剧烈,我将相当为难。”
她更指出,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已变得十分不稳定,就算在市场打滚超过30年的资深交易员,也感觉到油价走势难以预测。
目前左右油价的因素,看似离不开每天的国际新闻头条。全球市场存在太多不稳定因素,如欧债危机、美国经济恢复不佳、中国经济出现放缓现象和中东政局动荡等。
“油价跌至低水平,的确对航空业是好事,但我们却不知道此水平是否能维持。此外,2008年金融风暴以后,商品市场参与者已不同,很多不再像我们这种真正的商品消费者。”
由于更多投机活动参与油价市场,导致油价走势更加不可预测,艾琳奥玛坦言,若真要她说出一个令人担心的油价水平:“那将是超过每桶150美元。”
无法战胜油市
“假如该水平真的出现,相信世界上的众多经济活动,将会出现骨牌效应式的崩塌。”
一旦油价长期高企于每桶100美元以上,会导致航空业者无法生存,如停飞航线、废置飞机,或者整合重组,这都曾在欧美航空业发生过。
实际上,当艾琳奥玛担任企业财务、财政和投资者关系的区域主管时,都不时与部门团队紧盯即时油价。
“这关乎公司成本结构,而我们都会盯住与飞机燃油较有挂钩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
由于深信难以“战胜市场”的定律,因此在采取燃油护盘策略时,亚航一贯根据期货订购曲线(forward booking curve)来决定护盘率。
例如对未来3个月的燃油需求,将作出50%的护盘,而非100%;随着更长期的需求,则护盘率也降低。
问答录
重视团队精神
问:作为一个领导者,都具备某些能力来执行应有的角色,你认为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
答:我想最重要的是,要清楚工作团队中每一个人的强弱点在哪里,然后致力形成互补的组合。一旦 当能够充分利用每个人的强项时,就可带领公司冲上更云霄。这也意味着必须促进良好的团队精神,只要秉持团队精神,就没有达不到的目标。在此我希望亚航员工 继续抱持团队精神的工作态度,因为都是为了公司,当公司越来越好时,也使大家受惠。
风格不同目标一致
问:你与东尼的管理和领导风格,是否有所不同?
答:我相信我与东尼之间会有不同的管理风格,可是到头来,我们都是一样希望公司的目标可达成。我的任务在于确保大马营运有盈利贡献,继续成为市场领导者,及符合最上层所决定的策略。
延续东尼文化
问:你如何看待东尼所创造的公司文化?
答:东尼所创造的公司文化,是非常好又行得通的文化。该文化鼓励员工有个人的想法,在工作上创造个人的风格,进而发掘自己全面性的潜能,成就最佳的自己,然后交出最佳工作表现。
这也是一种企业家文化,每个人都被授权去执行自己的工作。因为授权制最终会形成一种问责制,在此情况下,员工因不想失败,而在每一件工作上尽力而为。如此,创造力、革新力就出来了,他们也会一直怀抱着改善或使自己进步的热忱。
我想我会把此文化延续下去,因为我认为这样是行得通的,尤其对我而言。
超越前人成就
问:作为全球航空领域少有的女性总执行长之一,你想要为自己打造怎样的声誉?
答:我不认为,在作为一个女性的前提上,我需要打造出个人在航空业的声誉。
若我真要建立起一个名声,我希望是一个带领亚航飞向更高更远,甚至超越公司创办人之前所达致的成就。
但如果要作为一个激励年轻女性的榜样,来对社会作出更多贡献,在工作上呈现最好的自己,以及对所设定的目标更具信心,那我将相当乐意以身为女性的前提,来帮助她们建立起信心。
工作生活平衡
问:你如何维持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有何运动爱好?
答:就算身处先前的职位,要达致工作与生活平衡一直都很难。我想主要是因为当一个人非常享受工作时,对工作也很热忱,就自然而然的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虽然为工作付出很多时间,但我们还是要为家庭和健康挤出时间,偶尔也尝试去做除了工作之外,自己喜欢的事来减压,例如阅读和运动。
在运动方面,我喜欢健身、游泳、打网球,我也喜欢高尔夫球,但此运动很耗时,所以很久才打一次。
感谢父母支持
问:谈谈你父母和家人的感想,当他们知道你升职为大马亚航总执行长后。
答:我想父母私底下为我们感到骄傲。从小父母就鼓励我们去做感兴趣和热衷的事,任何只要我们所选的,都必须用心去做,并真诚对待。我想父母一直都在那里支持我们,而这真的发挥作用。当事情搞砸时,他们在背后支持的精神,在各方面都能产生帮助。
艾琳奥玛个人简介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经济系学士毕业
●纽约大学经济硕士毕业
●1997至2000年:在纽约任职德意志银行证券(Deutsche Bank Securities)专员
●2001至2003年:在吉隆坡任职马银行投资银行副总裁助理
●2003至2005年:在吉隆坡任职Bumiwerks资本管理董事
●2006至2012年6月:在亚航任职企业融资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