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5日星期二

转贴;东南亚传统药物制造商的灵方妙药--

东南亚传统药物制造商的灵方妙药
展望 | 2013年12月26日
文 : 汤森路透 (译:伍丽芳)
在雅加达的雨天里,一个像Emi这样的街边小贩能卖出两打的包装草药感冒药Tolak Angin给患有感冒的上班族及工人。
Emi说:“草药对人的身体有益,因为它是天然的东西。”包含姜、丁香和薄荷叶的Tolak Angin的售价为每包0.25美元也对这个行业有利:生产Tolak Angin的公司于上周挂牌上市,其市值大约为8亿5,000万美元。
印尼公司PT Industri Jamu dan Farmasi Sido Muncul(以下简称“Sido Muncul”)的股价于2013年12月18日上市时上升了多达24%,Sido Muncul是第一家在雅加达上市的草药生产公司。随着中国的同行目前正以溢价交易,Sido Muncul这只新加入市场的东南亚传统药品股票将可在投资兴趣浓烈的情况下增长。
包括辉瑞(Pfizer)和罗氏制药集团(Roche Holding AG)等全球制药商早已确认亚洲为未来的增长来源。东南亚的传统药品市场也将会蓬勃起来,因为区域内的中等收入群越来越注重健康。
研究公司欧瑞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表示,声称可医治从风湿以至性功能障碍等疾病的东南亚传统药品的市值估计将在2017年之前增加至39亿美元,比今年的市值高出近50%。
虽然传统药品的成份标榜为天然元素,并在亚洲拥有悠久历史,但它们并不受到全球认可。例如,英国的健康监管机构已警告,一些传统药品的水银含量非常高,而动物保护组织也说一些药品的成份取自濒临绝种的动物。
然而,除了Tolak Angin (意思指抵抗寒风)的生产商之外,区域内的企业如新加坡的余仁生国际(Eu Yan Sang International)和马来西亚的Power Root都吸引到了投资者的注意。
余仁生国际和Power Root的股价分别以18.75倍及15.05倍的最新盈利交易。这远低于中国8家传统药品生产商的76.38平均倍数(根据汤森路透StarMine的数据)。
朝阳工业
Sido Muncul的Tolak Angin包装为鲜黄色,主要是通过印尼的当红明星在电视上作广告宣传。Tolak Angin在印尼多个路边摊、超市和药房售卖。
Sido Muncul这家公司的名称意思是“实现的梦想”,它成立于1940年,刚开始由Rahmat Sulistio和其三名助手在中爪哇的日惹(Yogyakarta)以小本经营。
70多年以后,该公司推出首次公开售股(IPO)计划,获得11.4倍的超额认购。以Sido Muncul最新的交易价计算,其市值约为8亿5,000万美元。
Sido Muncul的掌舵人Irwan Hidayat (Sulistio的孙子)告诉路透社,Sido Muncul过去几年的年销售增长平均为10%左右,并希望推出含有草药的新饮品。公司计划动用大约8,700亿印尼盾(7,200万美元)的IPO收益来开发新产品及提高产能。
Hidayat在接受访问时说:“这是一个朝阳行业。如果谈到健康,总是会有需求。而印尼拥有许多的天然资源,因此原料供应不成问题。”
新加坡的私募股权公司Northstar Group 的联合创办人Patrick Walujo表示,他青睐由消费推动增长的印尼业务。他说:“含有草药的药品可能需要作出调整才能出口,但这个行业十分具吸引力。”一些传统药品生产商已经在海外市场拥有大量业务。
新加坡的余仁生国际方面,来自香港的收入占47%(截至9月的三个月),新加坡的收入占22%,其余收入则由马来西亚和澳洲的业务贡献。
余仁生国际的旗舰产品为传统中药,包括医治经痛的白凤丸和帮助孩童改善胃口不佳和其他疾病的保婴丹。目前掌管余仁生国际的第四代传人余义明说:“华人现在有能力购买更多昂贵的药材。整体而言,全球对天然保健十分感兴趣。”
余仁生国际的主要股东为余仁生的家族成员,安本资产管理(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 则透过一家亚洲子公司持有余仁生国际12%以上的股份。
Power Root的表现飞进
在马来西亚,Power Root生产可帮助男性展现雄风的饮品东革阿里(Tongkat Ali)。Power Root截至2013年2月的税后盈利为3,530万令吉(1,09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多出逾一倍。
其股价今年已上涨了超过60%,表现优于吉隆坡综合指数的9%升幅。Power Root表示,由于出口至中东及北非等市场的货品更强劲,其盈利升高。它也计划把业务拓展至东南亚。
但是,传统药品业已受到全球保健监管机构的密切监督。一些药品的多种成份被疑含有高量的毒素或化学品,尽管它们标榜为天然元素。今年8月,英国一家监管机构警告人们不要使用一些未经许可的传统中药,因为这些中药的铅、水银及砷(arsenic)含量极高,达到危险水平。
一些传统中药也受到动物保护组织的抨击,因为它们的成份取自濒临绝种的动物如熊胆、鳄鱼鞭和鹿茸。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印尼保护总监Nazir Foead在发给路透社的电邮中提到:“我们要求消费者避免使用由濒临绝种动物部位制成的药品。市面上还有许多不会对生物多样性造成威胁的其他药物。”
在雅加达商业区摆摊的Emi指出,客户经常购买Sido Muncul的Tolak Angin来储备。无论是白领或蓝领,年轻或年长,许多人都说他们偏好大型制药公司生产的感冒药。
她说:“如果Tolak Angin含有化学成份,我担心我的身体将会受损,因为我自小就饮用它来治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