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日星期二

亞航5099Airasia 81仙投资。

疫苗有进展·全球待解封·旅游股宜趁低布局

(吉隆坡19日讯)美国冠病疫苗取得正面成果,而全球疫情好转,各国政府有望逐渐解封经济及复工,分析员认为,在这项利好支撑之下,之前因疫情惨遭抛售的旅游相关股,可能引来投资者买入布局。
购兴回笼
丰隆研究认为,随着全球经济逐步开放和封锁放松,股价遭到沉重打击的旅游相关股,购兴有望回升。
获得丰隆点名的包括云顶(GENTING,3182,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云顶大马(GENM,4715,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交通物流组)和香格里拉(SHANG,5517,主板消费产品服务组)。
在投资者布局之下,旅游相关股今日被趁低吸购而扳回部份失地,亚航集团是最大赢家。
过去一周,今年跌势较重的旅游相关股包括亚航集团及云顶已逆流而上。本月1日至18日以来,亚航集团及云顶曾分别下跌4.5仙(或5.66%)及10仙(2.45%)至75仙及3令吉98仙。
亚航集团早前曾降至73仙低价,今日盘中一度扬升7.5仙或10%至82.5仙全天最高,全天收市时,虽然未能在最高点挂收,惟仍起2.5仙或3.33%,报77.5仙,成交量6545万8400股,购兴活络。
云顶全天起10仙或2.51%至4令吉零8仙,共有863万5300股易手,摆脱早前的3令吉94仙低价,重新回到4令吉关口。
云顶大马本月初以来共下跌1.72%至2令吉28仙,今日也在逆市中受到扯购收回一点失地,稍微吐气扬眉。该股盘中一度涨升13仙或5.70%至2令吉41仙全天最高,收市时守住10仙或4.38%涨幅,报2令吉38仙,共有3361万5900股易手。
大马机场也不甘示弱,盘中一度涨升22仙或4.86%至5令吉零8仙。该股自本月初以来共下跌20仙或3.95%至4令吉86仙低点。今日收市时,扬升13仙或2.67%至4令吉99仙,全天共有770万1900股易手。
相较之下,郭鹤年旗下酒店股——香格里拉表现平稳,全天微起6仙至4令吉48仙,全天成交量仅5800股。
转贴:

投资者对航空公司持股兴趣浓厚,但有选择性
李康秀
/
边缘马来西亚周刊

2020年6月2日,下午15:00 +08

本文首次发表于2020年5月25日至2020年5月31日的《马来西亚边缘报》。

-A + A
虽然像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这样的大多数投资者都在回避航空股,因为他们看不到航空业很快会复苏,但仍然有一些人愿意投资那些陷入困境的航空公司,从有意购买维珍澳大利亚航空的求婚者的数量中可以看出。

自上个月进入自愿管理以来,据报道,这家澳大利亚航空公司已吸引了多达19家竞标者的关注。这些都是知名的私募股权公司,例如BGH Capital,Bain Capital和Cyprus Capital Partners,以及长期的航空投资者,例如Indigo Partners。

航空咨询公司Endau Analytics的创始人Shukor Yusof表示,投资者对维珍澳大利亚航空的兴趣表明,市场仍存在流动性。他补充说,在Covid-19危机之后,不乏愿意投资于航空公司的投资者,尽管并非所有航空公司都会如愿以偿。

在国内方面,马来西亚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为其陷入困境的国家航母寻求战略合作伙伴,但无济于事。到目前为止,向马来西亚航空有限公司(MAS)的追随者抛出的名字包括:Najah Air Sdn Bhd,Weststar Aviation,Jentayu Danaraksa Sdn Bhd,Golden Skies Ventures Sdn Bhd,Japan Airlines Co Ltd,法航-KLM,卡塔尔航空,马林多航空有限公司和亚航集团有限公司。

为什么在争夺金管局的竞赛中缺乏国际知名的私募股权投资人? Shukor认为,这类公司对由政府拥有或控制的MAS,泰国航空公司和印度航空等旗舰航空公司持谨慎态度。

他告诉《边缘报》:“这些国有航空公司很容易受到政治干预,存在遗留问题和糟糕的盈利记录。”

他指出,相比之下,由私人企业家(如亚航集团有限公司,越南的越捷航空和竹航空以及印尼的狮航集团)领导的航空公司由于其低成本的商业模式和品牌名称,对投资者来说是具有吸引力的价值投资。

当地研究机构的一位分析师对此表示赞同。 “对于MAS,这并不是说没有追求者,尽管兴趣水平可能不及(维珍澳大利亚航空的)兴趣程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市场认为,任何新来的投资者可能都没有放任经营该节目的机会,这是一种猜测,当时一些前任CEO在短暂任职后突然辞职。”

Shukor表示,对于维珍澳大利亚航空而言,该资产的吸引力在于其在澳大利亚市场的立足点,该市场利润丰厚且已确立地位。该国还拥有AAA信用等级。

他指出,澳航目前在危机中表现良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不要求政府支持的航空公司之一,显示了澳大利亚国内市场的长期吸引力。

“但澳大利亚人也不希望澳航成为该国唯一的航空公司。 [如果维珍澳大利亚航空退出,将导致垄断,他们将别无选择。”

Shukor预计,澳大利亚的旅游业从大流行中复苏的速度将比其他国家更快。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在谈论跨塔斯曼的旅游泡沫,以温和地恢复旅行并重启旅游业。”

自Covid-19爆发以来,泰国航空公司最近成为亚洲第一家宣布破产的国家航空公司。该航空公司甚至在疫情爆发前就陷入麻烦,2012年以后每年都录得亏损,2016年除外。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该航空公司亏损了120.4亿泰铢。

尽管在旅行禁令和全球需求暴跌的情况下,MAS早在3月就已提出了在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破产的可能性,但该航空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仍在与股东Khazanah Nasional Bhd商讨是否需要获得财政支持通过这场危机。 Khazanah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

这家拥有13,000名员工的航空公司到目前为止一直在裁员。上周,阿联酋航空集团成为宣布其计划裁员约30,000人以降低成本的最新航空公司。此前,包括英国航空,卡塔尔航空和联合航空在内的航空公司都宣布将裁员。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裁员以维持生存是有商业意义的,特别是如果他们认为需求恢复需要一些时间,这意味着收入不足以支付固定的间接费用。然而,就金管局而言,裁员将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它不受欢迎,并可能面临政治反弹。”

PaRR Global分析师Freny Patel和Joyce Chen表示,Covid-19的爆发以及由此对经济活动造成的打击再次唤醒了“失败的环境”。





手套股高位己过,未来一年净利,股价先反应了,all in airasia是明智选择,中長线二元

亞航净现仍有22亿
纯属个人看法,非買卖建议,投资自负。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