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8日星期三

4324 SHELL 蜆殼 rm 3.13 进入---

--位于波德申的炼油厂每日生产156,000桶,壳牌是马来西亚领先的零售燃料和润滑油供应      商,它在下游业务具竞争力。
--中国山东恒源石油集团接管波德申蚬壳炼油厂后,投入资源提升炼油设备满足市场需求,这该是同业者重振雄风的时刻。
--Malikai深海油田2017年可投產,並在未來25年合約期內帶來貢獻。Malikai深海油田每年產量峰值將達到日產6萬桶石油及大約140萬立方米的天然氣,蜆殼(經營者)持有合約35%權益。
--国际油价回升至56美元下半年估计可至65美元,会提升SRC的赚副,因此公司下来将恢复净利。
--合理价为RM4.00
只供参考,投资自负.
http://www.shell.com.my/

http://www.hyshjt.com/
---世道逆转,从被收购到收购:山东恒源石化首发收购壳牌大马炼油资产
原创 2016-02-03 中国能源观察

半月前的传闻终于坐实,周二山东恒源石化官方发布公告,宣布就收购壳牌所持马来西亚炼油有限公司51%股权达成协议,同时一些交易细节也逐渐浮出水面。
2月1日,双方在吉隆坡希尔顿酒店举行了欢乐的签约仪式。双方一众高层及德州县市领导出席,包括壳牌集团执行副总裁 Mark Gainsborough,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有德,壳牌集团公司副总裁Guus Greve,壳牌并购和商业金融部主管 Edwin Kunkels,壳牌集团东方兼并收购及合资部经理yin-peng teo、壳牌集团亚太地区收购和剥离总监陈寿福,拉扎德公司董事Roland Stephens,德州市副市长杨玖庆,临邑县县委常委、副县长郭永胜、德州市外事办副主任封琳、公司副总经理王宗泉。王宗泉副总经理也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收购资产的掌舵人。
股权收购协议(SPA)完成须视若干前提条件的满足情况而定。这些前提条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向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工业部以及马来西亚国内贸易、合作和消费者事务部发出通知并自其获得必要的批准、豁免或同意(视情况而定),允许献售股东向MHIL出售SRC股份。收购行动预期在今年內完成。
山东地炼新形象?当年被人收购,如今收购别人
大家是否依稀记得,地炼大面积被“招安整编”大约是在八年前,彼时值金融危机前后,尽管金融系统性风险牵连油价探底,但未足以击破全球石油业蓬勃的信心,边际生存自由的地炼成为各方觊觎焦点。曾听到过央企大鳄如中石化、中石油有直接收编地炼的想法,也听过各家跨国石油公司(壳牌、BP、道达尔等等)的收购意向传言,连日韩邻居中诸如SK等也曾不甘示弱来凑热闹。
不过念头终归是念头,尽管当时被收购方们始终背负着油源和资金等资源压力,但收购方们内部的利弊权衡和争议,及被收购方那份心有不甘和随着行情和政策变幻的心情,使得各方始终很难谈拢,也错过了不少整合的时间窗口。
最终总算花开结果的只有第二梯队央企的中化工、中化以及中海油,前者在山东省整体收购、重组或控股包括济南石化集团、济南长城炼油厂、正和集团、华星石化、昌邑石化、青岛安邦石化等6家地炼企业。中海油总公司收购重组了山东海化、中海化工及河北中捷,中化则揽入了弘润。
随着好嫁的嫁出去,山东地炼的被收购潮逐渐偃旗息鼓。
现在时隔八年,在逐步解除原油油源枷锁和成品油海外市场机会初露端倪之时,恒源的这一步真是开了大家的脑洞。
价格诱人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此前的收购价格有讹,最终价格其实便宜不少:恒源自壳牌海外控股有限公司(“献售股东”)收购壳牌马来西亚炼油有限公司(“SRC”)每股面值1.00马币的1.53亿股普通股(“SRC股份”),占SRC有表决权股份的51.0%,总现金对价6400万美金(约合4.23亿人民币),相当于每股SRC股份1.80马币。而之前传出的1.3亿美元(约合8.3亿人民币)是整个项目资产的现金对价。
SRC二级市场股票交易去年下半年曾跌至4.4的一年以来低点,在四季度和今年1月份曾一度涨至接近6马币。SRC在2月2日停牌一天,2月3日复盘后暴跌近27%至3.2马币附近,不过仍远高于恒源的收购价位。
有熟悉并购业务的人士认为,对收购双方而言,1.8马币的价格相较二级市场价格是很明显的折价收购,恒源以高折价率达成交易,而壳牌也情愿如此出让其非核心资产。目前来看,二级市场回应也尚偏乐观,可能对新的中国老板存在期待。
恒源石化在公告中提及“拟议收购的理据”,称SHP(山东恒源石化)认识到SRC(壳牌马油)的业务与其现有业务组合高度互补。拟议收购能够使SHP进一步延伸石油化工链条,扩大资产规模,渗透入马来西亚市场,并帮助SHP在东南亚地区建立起战略根据地。
收购完成后,SHP计划扩建、重建或升级现有设施以符合监管要求,并优化SRC的产品组合,加强SRC作为领先的区域性炼化产品供应商的地位。SRC将继续致力于向马来西亚提供长期稳定的炼化产品。
此外,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有德透露,当天还签署了成品油购销合同和原油供应合同(但未透露数量和其他详情),此外收购还将使得恒源石化获得海外融资平台和在大马和东南亚市场的政商机会
壳牌集团执行副总裁 Mark Gainsborough也表示,希望以此次合作为契机进一步加强与山东地炼企业的深度合作。壳牌大马也仍然会在马来西亚担当最主要的汽油零售及润滑油供应商,并将继续投资在有关的业务。
背后的神秘投行
此次签约仪式上,还出现了一位神秘人物——拉扎德公司董事Roland Stephens作为仪式主持,但并不清楚这间神秘投行在此次交易发挥了何种作用。
拉扎德公司(Lazard Freres),由亚历山大·拉扎德(Alexandre Lazard)、艾里·拉扎尔(Elie Lazare)和西蒙·拉扎德(Simon Lazard)兄弟三个出生于法国的犹太人于1848年共同创立。拉扎德投资银行是华尔街最神秘的投行,在很长时间内都是一家家族企业,是近几十年来最好的国际投资银行之一,也是投资银行家的传奇。
当拉扎德的竞争对手们纷纷上市,并将业务扩展到贷款、承销及其他服务时,拉扎德选择保持专注和神秘:专注于向CEO们低声耳语别处听不到、也不足为外人道的锦囊妙计。它的秘密武器不是繁多的业务线或坚实的资产负债表,而是其判断力、私密性,及精妙的策略.
http://www.hyshjt.com/ShowArticle.aspx?id=1753
1)

洪建文.失败是成功之母

Author: Tan KW   |   Publish date: Sun, 5 Feb 2017, 10:18 PM 

2017-02-05 19:59
蚬壳石油大股东——大马恒源国际公司全购计划到期,持股仅增0.02%至51.02%,从表面上来看,这场全购堪称失败。但实际来看,这场由大股东“精心策划”的败局可算大获成功,绝对值得开香槟庆祝一番。
蚬壳石油(SHELL,4324,主板工业产品组)大股东——大马恒源国际公司全购计划到期,持股仅增0.02%至51.02%,从表面上来看,这场全购堪称失败。
但实际来看,这场由大股东“精心策划”的败局可算大获成功,绝对值得开香槟庆祝一番。
大马恒源国际公司在去年初收购蚬壳石油51%股权后,触及全面献购机制,只得出手全购未持有股权,但公司老早已说明有意维持其后者上市地位,因此全购从头到尾都只是其为履行上市条例的一场戏。
以1令吉92仙出价来看,这比蚬壳石油最后交易日报价和加权平均价,即4令吉94仙至5令吉61仙低了61.13至65.76%,与截止日期最后交易日的报价和加权平均价2令吉33仙至3令吉67仙,也低了17.72至47.73%,如此低的价钱如何说服股东乖乖出让股权呢?
别说股东不肯了,就连蚬壳石油董事部和独立顾问大马投行都看不下去,认为收购价不合理不公平,建议股东拒绝,就不难看出败局早定,因此最终大马恒源国际公司全购献议仅获0.02%接受率的结果根本不叫人感到意外。
大马恒源国际公司贱价全购,无非是希望股东们不要接受献议,全购结果失败正中他们下怀,但为达目的,最终却赔上股东的权益的做法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自大马恒源国际公司崛起为蚬壳石油大股东以来,该公司股价已从2016年的6令吉零3仙高位回退113.07%至周五闭市的2令吉83仙,小股东们早已损手烂脚,结果大股东居然以折价展开全购,丝毫不给小股东良好的退场机会,叫小股东们情何以堪。
在这场人人都是输家的败局中,只有低价买进的大马恒源国际公司是唯一赢家,但赢了又如何?一场不择手段得来的胜利,根本不值得庆贺,奉劝大股东们与其为履行上市条例,祭出毫无诚意的价格全购,倒不如干脆向大马股票交易所提出豁免全购,免得浪费宝贵的时间和资源,也避免重创投资者情绪,拖累股价重挫对小股东带来二度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