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星期三

转贴:健康從心開始!20多年抗癌成功...陳月卿教你這樣做,每天清除心靈癌細胞


照片取自陳月卿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chenyueching/
現代人是最幸運的一群,同時又是最不幸的一代,空有光鮮的外表,卻少有快樂的心靈。工作的壓力,生活的負擔,感情的挫折,無時無刻像排山倒海般侵襲著我們。你我都曾經在情緒風暴裡打轉,有人力挽狂瀾,獲得重生,有人一蹶不振,淪為波臣。
二十多年來,陳月卿陪伴夫婿重新調整飲食模式以對抗癌症,她深深了解,適當的飲食不是一時的健身時尚,更應該是一種生活方式。陳月卿以親身的體驗及真實的事例,告訴您她是如何重拾身心健康,突破工作瓶頸,創造雙贏婚姻。
如果你也有一些個性上的弱點,也常有些不如意,卻不願被擊倒,或者你只單純的希望明天會更好,歡迎你和我們一起加入心靈革命的行列,玩一場心靈遊戲,讓一切從「心」開始,每天撥出一點時間,來一起清除心裡的「癌細胞」。
掙脫與自我糾纏不清的情緒
最近很流行「自我感覺良好」這句話,意思是指一個人對自我的概念過高。自我概念,簡單講就是一個人對自己的瞭解與看法,包括「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能做什麼?」,乃至於個人的知覺、意見、態度、價值觀等,合起來構成具有獨特性的「我」。
不論「自我感覺良好」或「自我感覺不好」,當自我概念跟實際表現或他人評價不符的時候,往往就會產生焦慮和情緒,慢慢累積成情緒垃圾。
心靈革命很重要的一步,就是要清除這些垃圾減少心靈的負載和淤積,但是這些情緒垃圾糾結著對自我的執著和自小養成的積習,非常難以破解、消融。
當我自覺到了生命谷底,身心俱疲地來到聖嚴法師面前,跟隨聖嚴法師打禪,沒想到竟然徹底顛覆了我的價值觀,讓我認識:其實「執著自我」就是一切煩惱痛苦的來源,從而逐漸擺脫「自我中心」,也拋掉了許多心靈垃圾,身心都輕鬆了下來。
聖嚴法師的第一句話就深深吸引我,他說:「你們的人生都是有漏的,學習佛法才能過無漏的人生」。原來,我們的心很不平靜,經常心猿意馬、妄念紛飛,使我們耗掉許多能量,不能全心專注做有意義的事。我一生追尋效率,聽說有方法讓自己的能量不漏失,立刻好奇了起來,決定無論如何要學好這套方法,讓自己的能量和福氣都不要漏失。
另一句讓我心頭一震的話是,佛經說:「眾生顛倒,集苦以為樂」。意思就是說我們這些智慧未開的凡夫,想法常常都是顛倒的,把明明是苦的事情,當作樂來拚命追求。
在三天的禪修開示中,師父點明:自我肯定、自我成長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自我消融」,因為過分的執著「我」,就是煩惱和問題的來源。這些話都像當頭棒喝,讓我心中掀起層層波瀾。
更幸運地是,禪修結束後不久,師父要在華視開一個節目叫《大法鼓》,為大家解說佛經佛法,指定由我當主持人。當時我已懷孕三個月,擔心身材走樣,不適合主持節目,立刻跟師父謙辭。師父說:「我們是選主持人又不是選美,要用的是你的頭腦又不是你的身材,跟你懷不懷孕有什麼關係?」就這樣,我開始了將近十年請法、問法的因緣。
師父擅長把艱深的佛法生活化,好讓我們能運用在生活中。可是一開始,我真是難以接受,因為師父說的法經常違背常情和常理。
譬如辦公室有人老找你麻煩,你該怎麼辦?師父說:「要慈悲他,因為他不知道這樣是錯的」,甚至,「要感恩他,因為他刺激你自我檢討、自我砥礪,因此獲得自我提升的機會,這叫逆增上緣,他算是你的貴人,只不過他用的方法是倒逆的。」
天哪!當時的我完全聽不進去。我覺得不理他、不跟他計較就已經夠寬懷大量了,怎麼還能做到慈悲他、感恩他?
還好,我家老公比較不自我中心,有些行事作風跟師父說的法還滿相近的,我也覺得他這樣的行為態度讓我很受用,也會受到感動,再加上師父眾生顛倒的說法,讓我開始疑惑,也許我的觀念才是顛倒的。於是,我試著拋棄自以為是的常情常理,努力把師父的道理裝進腦袋,並且在生活中實踐,結果發現:當我對待別人的態度改變,別人對待我的態度也隨之改變;更重要的是:照正念做事,心情好輕鬆,一點扭或一點負擔都沒有。
師父說法常常直指核心。譬如師父說「無我」,他說:「人的身心時時刻刻都在變化, 一秒的你,到底哪一個是你?」當場問得我啞口無言。既然「我」是時時刻刻變化的,那又有甚麼好執著?或能執著的?
我執或自我中心觀念破了、淡了,心靈垃圾自然就容易清除了,煩惱也漸漸少了。要清除的心靈垃圾有哪些呢?
首先是恐懼。
很多人都有過害怕、恐懼的感覺,甚至不少人因為恐懼而無法施展手腳,或不敢去嘗試很多事。事實上,我認為很多恐懼都是自己嚇自己,是內心有這種恐懼,而不是環境中存在著這種威脅。
就拿我自己克服恐懼的經驗來說吧!小時候我非常怕黑,黑的地方從不敢去,連我家樓上,一到天黑也成了我的禁地。
記得每次要洗澡,因為浴室在門外,要經過鄰居黑黑的走道,我都是哄著弟妹陪我。我先不說要做什麼,而是以講故事起頭,由於我很會講故事,每說到一半就不說了,他們急著想聽完,我便搪塞一句:「我現在想去洗澡了,你們乾脆等在浴室外面,我一邊洗一邊說好了。」
就這樣,每次洗澡都有人在外面陪著,我不害怕,他們也樂得聽我說故事。因為怕黑,所以,很多事都不敢做,直到我很大了,還是改不掉這個毛病。但是,黑暗可怕嗎?我終於醒悟其實這都是自己在嚇自己,黑本身其實並不可怕!
於是,我便開始很努力地克服怕黑的恐懼,並一再鼓舞自己、告訴自己:「黑並不可怕!要不然,你就到黑的地方去,看看那裡有什麼?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就這樣,一次、兩次,抱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心理,我故意走到黑暗裡,體驗黑裡來、黑裡去的過程,最後,終於去除了怕黑的陰影。
另外,我是個運動神經不太發達的人,會的運動很少,尤其溜冰讓我摔過幾次之後,更是把溜冰列為拒絕往來的項目。但我先生卻酷愛運動,尤其喜愛嘗試自己不會的運動。有一天,他忽然迷上了溜冰,那是因為在國外看到有人穿著四輪排成直線的新式溜冰鞋溜冰。「穿上那種鞋溜得又快又好,真棒!我們都應該去學。」他興致勃勃地和我說。替我量了腳長,接著他也量了自己的尺吋,然後託朋友從國外購買。
最先聽他說這件事時,因為不知道那鞋長得什麼模樣,溜起來會有什麼感覺,所以也沒反對。好了,鞋買回來,我們也就全副武裝到了溜冰場。
我先生的運動細胞發達,雖然剛開始一兩次偶爾失手,但沒一會兒就溜得不錯了。而我呢?一踩上去,就發現很難平衡,溜起來更是舉步維艱,一會兒就滿頭大汗,而且不時跌倒,但愈怕跌倒就愈舉步維艱,怎麼也動不了。最後,我又怕又累、又狼狽,竟惱羞成怒,抱怨也就排山倒海而來。
可是我先生卻一再安慰我,要我放輕鬆,慢慢來,不要第一次就否定掉溜冰的樂趣,他甚至拉著我的手,想帶我漸入佳境。
可是,我還是難免摔跤,眼見場中的小朋友對著我指指點點,我真覺得丟臉透了!第一回溜冰的經驗,坦白說,很糟,我也沒學會。但我先生因為熱愛此道,往後不免仍拉著我去溜冰場。
我心想,若執意不去,老潑他冷水也不好;要是去了,待在樹蔭下納涼、看著他溜更是無趣,怎麼辦呢?
這時,我忽然想到該給自己一點POSITIVE THINKING(積極觀):就算跌倒了又怎麼樣?而且,我又配備有護膝、護肘,怕什麼?至於別人愛笑就讓他笑吧!
當我這麼一想,再下場時,輪子立刻變輕了,不再那麼難移動,稍微練習一下,居然我也能溜一段距離不跌倒了。
我當下才明白,原來讓我一步都不能動的是恐懼。因為怕跌倒,所以渾身使力,輪子便卡住不能動,這層層相扣的環節,造成了我的跌跤與動彈不得,等我心情和身體都放鬆了,輪子也鬆了,一切都不再困難,溜冰也變得好玩了。
那一刻,我也才意識到,原來你以為已經克服了恐懼,誰知它在一個新的環境、不同的場合中又悄悄出現了。因為抗拒改變、因為恐懼未知,所以,在面對事情時會緊張而處理得更糟。
你是不是也有過因為恐懼而壞事,或一步也動不了的經驗?放輕鬆點,其實再沒有比恐懼本身更可怕的事了。
祝福與感恩
年輕時,我常常向上天祈求好運和庇佑,但經歷了很多事,我發現其實我們一直是被祝福的。生命中的點點滴滴-困難、挫折、淚水,都有它的道理,沒有白走的路,所以無須追悔,需要的只是感恩。
記得《聖經》裡有一句話說,神會為你預備道路。回顧我走過的路,我深刻感受到:我一直走在一條預備好的道路上。它以一個又一個偶然,引領我發現我的熱情和天賦、創造我完成天命所需要的條件,幫助我一步步實現我的生命藍圖。
曾經我以為:華視就是我的家。我從研究所畢業就進去,它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從記者、製作人、主播、新聞主管到管理部主管,工作了近二十七年,得到了許多榮譽和肯定,也累積了相當的知名度,卻突然間遭到冷凍。
當時正值總統大選起跑,執政黨是綠營,華視隸屬國防部和教育部,旗幟鮮明;我的先生卻突然被任命為藍營文宣組召集人,而我就在這個節骨眼被告知要離開主管職。
接著三一九槍擊案發生,藍營輸掉大選,我知道我不可能繼續留在這個我一路成長的家,於是毅然申請退休。
剛退休時,心裡充滿不平,也非常徬徨。但我想,上天一定有它的用意,與其埋怨,不如用心尋找它要我學習的新功課。
工作了大半輩子,一直非常忙碌,忽然閒下來,還真不能適應。我試著找電視圈的工作,卻發現路都被堵住了。還好,中廣邀我主持一個帶狀節目,我又回到新聞前線。在一次次的訪談中,我發現國人的健康真的亮起紅燈,罹患癌症的人越來越多,肥胖、心臟病、中風、糖尿病、腎臟病等各種生活型態疾病也大幅增加。
相形之下,我們一家自從蘇起罹癌後,力行飲食和生活作息的自我健康管理,加上每天一杯精力湯補充營養;不但身體越來越健康,還生了兩個寶寶,家庭更幸福!所以我想我有必要把我所知道的健康飲食方法,特別是簡單又容易實踐的精力湯食譜跟大家分享。
我才剛起心動念,立刻就有出版社找我出食譜,真是如有神助。原來曾經擔任記者的大開出版社社長許淑晴,在一個新書發表會上看到我,發現我比八年前蘇起擔任新聞局長、她到我家訪問時,氣色更好、看起來更年輕。她還記得訪問時,我不談政治、不談時事,話題繞著健康轉,還打了一杯特別的蔬果汁給她喝,又聽說我這些年一直在喝這種精力湯,心想我的好氣色也許跟精力湯有關,於是力邀我出食譜。
兩個人一拍即合,忙碌了大半年,《全食物密碼》新書上市了。沒想到,一出版就大為暢銷,成為當年度不分類別、前五大暢銷書,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知道這不是我的能耐,而是因緣具足、社會有這個需求,我直覺我又走上了天命的道路。記得在製作《華視新聞雜誌》的十年間,我也有這種找到天命的感覺,當時,我也是受到上天滿滿的祝福,幾乎無往而不利,做什麼都得心應手。
接下來各種演講、媒體訪問邀約不斷。忽然之間,我成了養生達人,每本書都暢銷,而我也越忙越起勁,並且接下癌症關懷基金會的重擔,和一群學者專家一起推廣用全食物防癌、抗癌。
生命轉了一個大彎,我這才看清楚,原來這就是上天為我預備的新道路。它讓我和蘇起經歷失去健康的痛苦和找回健康的喜悅;它讓我離開逐漸失去熱情的媒體工作;乃致於它讓我發現藉著改變飲食和生活作息就能找回自癒力;甚至體會到禪所帶來的身心自在;目的是要我幫助更多人健康,而且要從飲食做起,因為飲食跟體內環保和體外環保都有關係,好好吃不但能救自己,還能救地球。因此宣揚起全食物和精力湯,我滿懷使命感,朋友笑我,演講時眼睛都發亮。
離開,路更寬。
如果有一隻大手在照顧我們,我們何須為自己的未來憂懼。生命旅程充滿祝福和驚喜,我們只要滿懷信心和感恩,就會發現:柳暗花明,走過曲折和顛簸,正有一片大好風景在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