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星期二

annjoo 6556 安裕 rm1.16 值得进吗?

1)技术面;今天(12-4-2016)己破52周新高rm1.08,收市于rm1.16,量增价升,
前路充满无限希望.
2)基本面;a)公司净有形资产(nta)为rm1.85,现在股价rm1.16仍然低于资产.
             b)公司股数为5.227亿股,钢材库存达马币9.51亿,如果全部出售,换算每股仍值rm1.81,
而还不包括公司其他资产如高炉产房,各种器材,相关技术等.
3)公司于31-12-2015 现金为5870万,loan为13亿,乍看之下是很嚇人,但累计净利有3.89亿,
应收賬款为2.87亿,钢铁库存达9.51亿.因为2012年用了近6亿建立大马首个高炉厂.
4)全球产量4成出的中国在去库存,去产能情况下,另一波钢价升势将展开.
http://www.barchart.com/chart.ph ... hnical&template
5)为使顺利制造通膨,原物料必须漲.美元走弱,推动原物料上升。
最后,明智的决定在于你了,安康。










6)林氏家族持57.8%


7)第28位股东为大马股神(冯大師)共持830,000股,憑他的远见与智慧能買入annjoo,
一定有他的原因,资本大增值良机!

8)Annjoo 6556 ~这就是国内钢业(長钢)领头羊,
2015 年6月逆境中仍派1sen 股息,拥有最高钢材库存量(9.51亿),
国际钢价之回升,对公司绝对是利好,幸福的未來己看到.
9)cc11057兄之分享,谢谢他的功课--

10)kydarun兄之分享,谢谢他的功课--
要强调一下。钢铁公司会跑,跟钢价铁价没有直接关系。这点我跟Leo大看法不同。
给大家看两张图:

这是从伦敦交易所拿回来的Steel Billet price的价钱图。
这同样也是从伦敦交易所拿回来的,Iron Ore的价钱。

以Annjoo作为参考,钢铁公司大致上是从2014-2015年开始进入亏损的。2015年为亏损扩大的年份。
2015年的Steel Billet价钱最低为50,最高为300。
2015年的Iron Ore价钱则是最低40,最高70。

因此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笼统的假设:
钢铁公司如果要恢复盈利,Steel Billet的价钱必须是300以上,Iron Ore的价钱则需要做到70以上。
目前Steel Billet的价钱还是50,Iron Ore则是60还没有到。
因此,钢铁公司在接下来的季度,转亏为盈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甚至悲观一点地说,未来六个月内要看到转亏为盈的可能性也非常的低。

我知道钢铁产品有分很多种,不过这些产品并不在我的讨论范围内。
我要带出来的重点是,钢价铁价还没有起到钢铁公司可以转亏为盈的价钱。
这跟股价已经先行偷步的Maybulk,道理是一样的。Maybulk是否可以赚钱,要看BDI。这点众所皆知。
散装货运公司要实现Gross Profit,BDI就需要回到至少1500点。今天的BDI只有560点,最低点为今年二月的290点。
因此Maybulk未来六个月内要实现Gross Profit的可能性,也几乎等于零。

那么,是什么因素造成钢铁股和Maybulk起飞呢?
我可以相当肯定的是,不是因为炒作,也不是因为超跌。
炒作一两只个股还说得过去,炒作整个领域的全部股项,这种说法非常牵强。
因此,钢铁股和Maybulk的起飞,答案只有一个:行内人已经知道这个领域要复苏了。
这些东西是你看大数据,期货指数等等,都看不出来的东西。
因此我一早就说了,如果你继续用“盈利”来看待钢铁股的话,你是肯定不会买的。
而当你看到“盈利”才决定进场的时候,股价早就已经起了至少一倍两倍。
那时候才来进场,你就等于把自己暴露在比公司还没转亏为盈时就进场的时期,还要高上几倍的危险环境里。
你以为你看到了盈利才进场,就很安全。可是股票市场不是这样操作的。你看到盈利的时候,你可能是那个买在最高的人。
就算你不是买在最高,你也只剩下可能1番不到的上涨空间,和可能超过50%的下跌空间。

annjoo的内在价值大约在两块与两块半之间。

11)Chinese CRC price increases again

2016-04-12 08:32:29  
BEIJING (Asian Metal) 12 Apr 16 - The CRC price in China went up on Monday influenced by steel raw material prices’ firm rebound. Prices of CRC SPCC/DC01 1.0mm*1,250mm*C in Shanghai, Shenyang and Guangzhou are RMB3,350/t (USD518/t), RMB3,350/t (USD518/t) and RMB3,500/t (USD541/t) VAT included respectively, up by RMB20/t (USD3/t), RMB100/t (USD15/t) and RMB20/t (USD3/t) over last trading day. Insiders predict that CRC prices will stay firm in the short term.

A trader in Shanghai revealed the price of CRC DC01 1.0mm*1,250mm*C from WISCO is RMB3,350/t (USD518/t) VAT included, up by about RMB20/t (USD3/t) compared with that of last trading day. Noted by the source, steel market was warmed up on Monday as steel billet prices rebounded by RMB90/t (USD14/t) to RMB2,220/t (USD343/t) last weekend. “The price of CRC failed to rebound sharply as the demand from downstream consumers remains weak,” he said, adding that his sales volume was about 500 tons on Monday, almost similar to the average level of last week.

According to the source, the company holds 5,000 tons in hand at the moment, more than the regular level of 3,000 tons. “We increased our stocks to 8,000 tons in the middle of March, hoping prices will continue to rise in April,” he said, adding that the demand failed to become strong when prices showed an upward trend. In his opinion, CRC prices will stay unchanged in coming two days.

A trader in Shenyang, Liaoning province said the price of DC01 1.0mm*1,250mm*C from Bengang Steel is RMB3,350/t (USD518/t) VAT included, increasing by around RMB100/t (USD15/t) compared with that of last trading day. The source stated that prices totally went up by around RMB200/t (USD31/t) in past two trading days. “The supply for CRC in North China is relatively tight for the time being, influenced by the output cut for steel raw materials,” he said, adding that he has 400 tons in hand at present, only one-third of the regular stock level.

The source revealed that he sold 5,000 tons in March, more than that of 3,000 tons in February, when there were fewer trading days. “If prices increase sharply, they are likely to fall back quickly,” said the source, hoping prices can climb up slowly. He shows some optimism for the market outlook in the short term.

A trader in Guangzhou, Guangdong province stated that the price of SPCC 1.0mm*1,250mm*C from Liuzhou Steel is RMB3,500/t (USD541/t) VAT included, up by RMB20/t (USD3/t) compared with that of last trading day. As he explained, prices began to show signs of going up last Friday. “It seems that prices are unlikely to further increase at the moment, as the market sales performance is not so good,” he said. The company has an inventory of 800 tons at the moment and some popular materials are out of stocks. Its regular stock level is about 1,200 tons.

Being short of confidence in the market recovery, the source has no plan to replenish his stocks in the short term. He does not think prices will keep rising without a firm support from the demand. The source revealed that his sales volume was about 100 tons on Monday and it was totally about 450 tons last week. He predicted that prices will be narrowly stable in coming two trading days as traders begin to worry about the market sales performance at present.




新華社)(星洲網)

大马超级富豪NO.35:安裕资源富过三代 林建南废铁炼成钢

这是一个富过三代的故事。
1946年,林克成从事废铁买卖。4年后,他的两名儿子林生枝和林生桂也加入了这门生意,进一步将业务扩大至钢铁以及与钢铁相关的产品贸易与生产业务。
就这样,业务一天比一天壮大。安裕资源(AnnJoo,6556,主板工业产品股)也于1996年在吉隆坡股票交易所(现时的马来西亚交易所)主要交易板上市。
这盘家族生意也成功传到了第三代,目前,安裕资源掌舵人拿督林建南是林克成的孙子,继续将安裕打造成一家连贯上游至下游的综合钢铁厂。
林氏家族的财富规模庞大,稳稳地坐在“南洋富豪榜”第35位。
曾有人这么形容过,“安裕以买卖废铁开始,公司1946年由林克成创建,他的愿景以及高昂的企业家精神,为集团创造了莫大的成功。”
林克成凭着不屈不挠的毅力,加上两名儿子的协助,安裕从单纯的废铁买卖扩大成钢铁生产商。
安裕1996年上市后,更在2000年收购另一家上市钢铁厂马来亚八幡钢铁厂(Malayawata)30.04%股权。2006年,安裕进一步增持马来亚八幡钢铁厂股权至67.67%。
转战上游业
一年后,安裕又将马来亚八幡钢铁厂股权增至98.12%,随后将之从大马交易所除牌纳入安裕。
从林克成创业,两位儿子拓展,来到第三代林建南,安裕已是三代人的钢铁厂。
林建南是林生枝的长子,继承两代人的努力,他接棒后继续将钢铁厂业务发扬光大。在他的领导下,安裕开始转战上游业生产钢铁。
林建南在钢铁业拥有三十年的经验,安裕1996年上市时他就已经进入董事局;并在2008年时被委为执行主席至今。
安裕2008年崛起成我国最大钢铁厂(以市值计)。
同年,公司鼓风炉工程开始动工,这也是我国第一座现代化冶铁鼓风炉,备配430立方公尺鼓风炉及75立方公尺烧结厂。
投资鼓风炉
安裕所采用的混合式鼓风炉和电弧炉为全球等级最高配备,厂房也获得环保认证。
林建南曾在访谈中说:“投资鼓风炉科技的决策考虑,是明显提高产能以及钢铁生产过程中大量省电。”
大马首家综合钢铁厂
安裕2010年被选为“2010年The Edge亿万令吉俱乐部”公司之一,被誉为我国最大以及表现最佳公司之一。
安裕现已转型成真正的综合钢铁公司,这也是马来西亚首家综合式的钢铁公司。
稳住本地地位后,安裕放眼区域市场。事实上,安裕目前已将其钢铁产品出口至东南亚、中东、印度、大洋洲、台湾和香港等。
林建南全心投入安裕钢铁厂之余,也热心于社会公益活动。他是吉隆坡及雪兰莪华商公会副财政,也是大马钢铁公会副主席。
领航大马钢铁业 效率最高 市值最大
今天的安裕是东南亚最有效率的钢铁厂之一,并在2008年超越我国其它业者成为最大钢铁厂(以市值计算)。
安裕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国内最卓越的钢铁专家”,安裕凭丰富的经验和无法匹敌的专才成为马来西亚钢铁领域中最值得信赖的全方位方案提供业者。
安裕从废铁买卖做起,经历66年蜕变成为钢铁制造商以及轧钢厂,专注钢铁生产。公司生产的钢铁产品包括短条钢、钢条、钢丝筋条,这些钢材主要用在建筑以及工程领域。
安裕转进上游业务的经营策略,正好与安裕多元化钢铁下游业务的策略吻合。
产品服务多元化
除了生产钢铁,安裕也经营钢铁交易。
公司钢铁交易业务涉及多元化钢铁产品,包括各类平钢和长钢,为石油与天然气、石油化工、棕油与化工、饮食、消费电子产品、汽车、工程、建筑及基建等领域提供钢材。
事实上,安裕的钢铁交易部为国内基建以及工程制造业中的领先供应商。此外,安裕也是钢条割缝加工和切口加工专家。公司提供精密金属压机零件,同时也是国内各种高品质钢材主要供应商之一。
家族成员合力管理
安裕为林克成所创,传至第三代,家族成员仍然积极参与钢铁厂业务发展。第三代的安裕掌舵人为58岁的林建南,他目前为安裕资源执行主席。
创办人之一林生桂的儿子拿督林鸿泰(36岁),目前为安裕资源董事经理;林建南的另一名弟弟林建立(48岁),也任职执行董事,全力辅佐家族事业。
林建南的叔叔,也就是创办人林生枝和林生桂的兄弟林生相(54岁),为安裕资源执行董事。
林生枝以德取才
林建南的父亲林生枝经过多年拼搏,取得今日的成就,晚年更是享尽儿孙福。
林生枝去年庆祝八十大寿时,也与夫人叶宝莲庆祝金钢钻婚。
林生枝14岁和父亲来马谋生,19岁和叶宝莲结合,两人风雨同行了60载。
林建南在庆典表示:“父亲努力不懈,他在商场上以德取才、以理服人的气度深深影响了我们,成为孩子眼中的最佳典范。”
他还说母亲多年来扮演着成功男人背后女人的角色,将家庭打理的井井有条,让父亲无后顾之忧。
安裕资源发展里程碑
1946年:林克成开始从事废铁买卖生意。
50年代:林克成两名儿子林生枝和林生桂加入,将业务扩充至钢铁和钢铁相关产品的贸易和生产。
1996年:安裕资源在吉隆坡股票交易所(现为大马交易所)主板上市。
2000年:安裕资源收购马来亚八幡的30.04%股权。
2003年:安裕资源继续增持马来亚八幡的股权至32.06%。
2006年:安裕集团喜庆60周年。安裕资源将马来亚八幡股权增至67.67%,易名成安裕钢铁有限公司。
2007年:安裕资源增持安裕钢铁股权至98.12%,继而将安裕钢铁从交易所除牌。安裕综合钢铁私人有限公司成立,通过鼓风炉科技拓展冶铁计划。
2008年:安裕成为马来西亚最大钢铁公司(以市值计算)。鼓风炉建造工程动工,这也是马来西亚第一座现代化冶铁鼓风炉。
2009年:完成选择性资本减值后,安裕钢铁成为安裕资源独资子公司。
2010年:安裕资源被选为“2010年The Edge亿万令吉俱乐部”公司之一。
2011年:安裕转型成真正的综合性钢铁公司,成为马来西亚第一家综合性钢铁公司。